<form id="5rt7t"></form>
<track id="5rt7t"><span id="5rt7t"><rp id="5rt7t"></rp></span></track>

          <track id="5rt7t"><strike id="5rt7t"><strike id="5rt7t"></strike></strike></track>

                <address id="5rt7t"></address>

                當前位置:首頁 > 作家訪談 > 正文

                陳與:堅持就是不懈的努力

                來  源:重慶作家網      作  者:本站    日  期:2018年3月22日      

                701155599884545855_副本.jpg

                【作家簡介】

                陳與,重慶渝中區作協副主席,重慶文學院首屆創作員,某雜志編輯、記者。從1982年起,在《人民文學》《詩刊》《星星》詩刊《作家》《四川文學》《鴨綠江》《青年詩人》《滇池》《綠風》《莽原》《春風》《鴨綠江》《青春》《現代作家》《花溪》《關東文學》《齊魯文學》和臺灣《創世紀》《雙星子》《葡萄園》《重慶日報》《重慶晚報》《重慶晨報》《重慶商報》等發表作品1000余首(篇)。著有詩集《情不自禁》、長篇小說《亡命緬甸》、抒情長詩《時間對話》等;1988年獲全國三峽杯詩歌大獎賽二等獎、1992年獲全國冰雪杯詩歌大獎賽二等獎、2000年獲《詩刊》新世紀詩歌大賽優秀獎。

                133946448411541761.jpg

                洪建:你是從什么時候開始文學創作的?走上詩歌創作之路是出于怎樣的機緣?

                陳與:我17歲遠離故土,奔赴云南西雙版納,在艱苦的兵團生活里,懷念故鄉,懷念親人成為唯一的精神慰藉,在我生命最艱難的時候,一個神話故事出現了,比我稍大一些的余德莊大哥,憑借一篇散文《哨兵的眼睛》,從西雙版納大勐龍調到《云南日報》工作,從一個林業工人,坐在了省城機關大樓,他憑文學就改變了生命軌跡。于是,我也拿起筆,寫連隊的報道,寫三句半的文藝節目,積極參加兵團組織的文學創作班等。雖然我沒能改變命運,但對文學創作充滿的激情,我想說自己的故事,想表達自己身邊的所見所聞所能,湊巧的是,我返回故土,父母恰好在文化單位工作,我順理成章地進入一家內部報刊做編務。

                在藝術館,我身邊的幾個老師都寫詩歌,他們的作品經常在重慶人民廣播電臺播出,當朗誦者配上音樂,讓他們的詩歌作品插上了翅膀,飛得很高,讓我羨慕不已。那時,我寫了一篇散文《涪陵李渡,讓我再看你一眼》,投給了《烏江》雜志。沒過多久,一位中年男人到編輯部找楊詩人,隨便找陳先生。中年男人是《烏江》雜志編輯華萬里,他說,《烏江》雜志要采用你的文章,你身邊有幾個詩人老師,在你文章中的很多段落里,充滿了很多詩意,你為什么不寫詩呢?華老師的幾句話讓我騰起了希望。在當時,《紅巖》雜志編輯余薇野老師經常來編輯部,他當時組織“紅五月”,“慶十一”的詩報,集合起重慶所有老中青三代詩人,那是上世紀八十年代初期,文學的大潮滾滾而來,重慶勞動人民文化宮開辦了文學講習班,并有《火花》雜志,刊登學員作品,我有幸參加了文學講習班,并認識了一批年齡相仿的文學創作者。我找到了詩歌,走上了創作詩歌的道路。在老師的幫助下,在一批文學創作者的鼓舞下,37年來,我創作出一批詩歌作品,雖影響不大,但畢竟努力了。

                609925995405058582.jpg

                洪建:你長期從事編輯工作,但同時又是作家,你怎樣處理編輯與創作的關系?

                陳與:這兩者的關系是相互補充,相互營養。我從作者來稿中,看到了他們內心世界,在他們生命的既往歲月里,有完美的分裂,也有細數的每一個落日。目光凝結,他們所及是云是霧?一些雨和雷聲不能確定,還有夏天,還有秋天,時光是轉瞬即逝的星星,不需要一個虛構的上帝,只需要走在雨聲中,那隱藏的內心密碼,就是生命隱藏的曾經。在作者來稿中,他們豐富的情感世界打動了我,拯救了我一個又一個的日子,我也經歷了很多,與共和國一道成長,傾吐心里話的敘述方式,我找到了詩歌,散文、隨筆、文學評論等。

                文學編輯是為“他人做嫁妝”,他把作者來稿的精華挑選出來,經過文字加工處理,再附于作者文章的靈魂思想,呈現給讀者。如果一個文學編輯,自身沒有作品問世,作者會認為投稿雜志的編輯沒有創作水平。所以,我投入力量進行文學創作,這里面有三個目的:一來是自己的文字修養的把控;二來表明自己編輯的雜志,水平不差;三來可以結識更多的文學愛好者。

                30663630416405858.jpg

                洪建:我了解到你喜歡寫隨筆,是什么原因讓你對隨筆情有獨鐘呢?

                陳與:我喜歡隨筆,因為這種文體靈活自由,不受拘束。輕松自如的隨筆,讓我的靈智心性,發揮情趣,特別是旅游隨筆,寫景,寫情,寫色,寫水,寫山,可以筆走龍蛇,情有獨鐘,山闊海深。我發表的第一篇作品就是散文,因此散文就進入了我的血液。在行文時,我可以充分展開藝術的想象,沖破時空的藩籬,更貼近生活,更適合大眾的口味,更真切地表達我對生活的感受和情感體驗。

                451945191147123541.jpg

                洪建:最后,想請你談談以后的創作規劃?

                陳與:為迎接中國共產黨成立一百年,我想以文學形式來歌頌一大批優秀的共產黨員,他們集中了人類所有的善良,追求、奉獻、努力、執著、智慧、理念、精神品質等,這些美德,無論是在推翻舊世界的沖鋒陷陣中,還是為信仰的持久凝望,他們以生命呈現的團結完整,如同無數之角的聚合,有凝固、有疏導、有方、有圓、有長、有短、有正、有扁、有三角形、有棱角等,每一個角,都真實存在,每一個形狀,都成為優秀的標桿。

                這批優秀共產黨員追求的不是普通意義的小滿足、小標尺、小目標、小心眼、小集體、小肚雞腸,而是跳出三界外,不打自已的算盤,做一些讓民族和國家記住的成績,或許轟動或許不轟動,有奇幻色彩或淡如水,如同早上醒來枕邊有溫暖的光線,那光線的輪廓看不到邊際,既自然又奇妙。因此,當他們遇上干涸河流,山崩地裂,或喑啞黑暗,或四面受敵,或孑然孤立,他們想到的是目標,只要奮斗就充滿意義,就不會空虛,就是生命的旅程。

                這批優秀共產黨員,每一個都有目標,雖然目標各種各樣,但每一個目標最終通向的是自己的信仰。所以,我要謳歌他們,我要寫出他們的信仰,作為主體理念,但我必須具備知識,具備力量,具備精神。

                (記者:洪建)

                av中文字幕,?草莓视频18站长统计,色欲天天婬色婬香综合网完整版
                <form id="5rt7t"></form>
                <track id="5rt7t"><span id="5rt7t"><rp id="5rt7t"></rp></span></track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track id="5rt7t"><strike id="5rt7t"><strike id="5rt7t"></strike></strike></track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address id="5rt7t"></address>